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库 -> 茶马古道今犹在
茶马古道今犹在
发布时间:2010-03-17    浏览次数:12545    作者:杨肖    来源:新长征2网站



有两个很好的理由,去从事野外徒步活动: 1 可以不必依赖电视或电脑,而是身体力行去探索奇妙的野外世界。 2 可以在大自然里去松弛、去吸收养分,聆听并尊重天地万物存在的道理。一条僻静的穿越路线,一处月色朗朗的营地,一次风雨中的踟蹰独行,离开水泥城池融入广大旷野...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令我乐 此不疲的呢?

(中甸卡玛聚餐吧的屋顶) 在09年的 Red Rock Trek 工作完成之后,我们照例在滇西北有一段轻松愉快的时光,用以休整和享受生活,偶尔也外出考察茶马古道 。 我们将来还有计划在中甸创立一个非盈利的田野研究机构,以鼓励及支持在云南境内有关茶马古道的历史和地理研究。 将来这个机构也作为 Red Rock 项目的基地,而 Red Rock 项目将致力于完整记录并地图标注茶马古道,希冀开辟一条类似美国阿巴 拉契亚山径的“中国茶马古道版本”的超长距徒步线路。

(中甸大宝寺) “茶马古道” 这一概念在中国已经是耳熟能详,然而在境外,它只是刚刚引起关注。譬如,美国国家地理刚完成了一个为期两年的茶 马古道专项研究工作。 作为富集了文化、历史资源的一个课题,以及被广泛熟知的古道贸易网络的代名词,“茶马古道” 必将大获人望。假以时日,它必将 在公众视界里与丝绸之路不分轩轾。

爱德的加拿大好友 Jason ,看过我们的 www.redrocktrek.com 网站,他对滇西茶马古道也发生了浓厚兴趣,特地从温哥华飞过来, 要跟我俩徒步两趟。 Jason 正好赶在大狼毒最红的时候来到中甸,我们带他去大中甸的草原上观赏狼毒草,喝下午茶。

Jason 带给我们的见面礼,是两瓶加拿大产的运动型防晒霜。他也友情赞助我们考察两段茶马古道(我们负责三个人的装备,Jason 负责所用费用) 。

我们还有少量存货,澳大利亚 Sun Sense 防晒膏,可惜都过期了。

Sun Sense 防晒唇膏。过期了,就用来作为防止脚底起水泡的润滑膏。

09 年的野外活动,我们使用了GARMIN 的 Oregon 型 GPS ,比起老版本的 Legend ,Oregon 搜星更快,不易掉信号,用户界面更友 好。 Oregon 除了开关之外,全是靠触摸屏操作,防雨性能优异。 而老版本的 Legend 是摇杆鼠标和按键,因为下雨进了水,出了故障。修好之后作为备份机器。

Jason 在加拿大最喜欢的野外活动是攀岩和瑜伽,野外长距徒步玩得较少。 为了滇西之行,他专门在加拿大买了一个设计和工艺都很老套的始祖鸟背包,和一条Marmot 睡袋。 看到我和爱德使用的轻量化 Osprey 背包和大红虫睡袋,不太懂装备的 Jason 也感觉到自己买的是并不合用的东西。于是,他决定借 用我们的 Osprey 背包,而返回加拿大之后把那个沉重的始祖鸟背包处理卖掉,再重新买个 Osprey 。
 

我们在塘木古天池露营了两晚。 我准备了两顶 MSR 的 Twin Peaks 帐篷,一顶给 Jason 住,另一顶是我和爱德住。

Jason 说还从来没有住过这种没有底儿的 Shelter ,适应了之后觉得很爽。由于连续两天都在下连阴雨,我们干脆驻扎不动。 Jason 也时常从隔壁跑过来喝咖啡斗地主。 Jason 聪明绝顶,他很快就学会了,后来斗得我和爱德趴在地上狂做俯卧撑,胳膊都酸了!

Photo by Jack Brauer MSR 的Twin Peaks 以及新版的Two Sisters (带地裙),都是双人单层无底帐中的至尊。它们在功能上属于Light Shelter 一类, 亦可归类于全落地的Tarp Tent 。它比开放式天幕的防护效果好,又比带帐底的双层帐轻得多而且空间大。 上面这张图片,是我征得美国山岳摄影师 Jack Brauer 的同意,贴在这里借以示范 —— 天幕、紧急避险帐、无底自立单层帐、无底 非自立单层帐,还有组合式天幕的玩法,不仅是装备轻量化的一种倾向,而且能表达出一种更野性、更贴近自然的理念。 Jack 的网址是 http://www.widerange.org ,上面有大量精美绝伦的山岳风光图片。

塘木古雪山是一座季节性雪山,山脚下的联合村是半农半牧的一个村子。这里的村民一般都取两个名字,汉名和藏名。 上山放牧的村民陆真正和他老婆星星,友好地招呼我们喝酥油茶。

下山之后返回中甸独克宗古镇休息了两天,我们又带着 Jason 去探中虎跳到哈巴村的茶马古道。

从中虎跳的本习村去往哈巴村的半路上,我们看到一大片野苏麻。这种紫色的野花香气袭人,香味也很特别。 —— 我们的工作,总是能愉悦自己。

哈巴村70多岁的徐新民,是一位老马帮的赶马人,也曾经当过锅头。他年轻时常走的路线是驮运村子里的山货(茯苓、麻子、花椒等 )到丽江卖掉,再在丽江办好货(主要是茶叶,还有盐和布匹),驮运到中甸、乡城或稻城。 徐大爷走过的最长一次驮运,是1958 年,中甸藏族匪首汪学鼎叛乱时,他赶着马帮驮运作战物资到拉萨。 和所有的老马帮人一样,徐大爷喜爱骡马牲口,他现在还养着5匹骡子,3匹骟马。他说,如果我们在哈巴一带需用马帮的话,他很愿 意给我们当马锅头。

哈巴雪山西侧。 从哈巴村经过光头梁子、雪门槛、再到十二栏杆、小中甸,是丽江至中甸的茶马古道的线路之一。古道的主线已经被214国道覆盖,而 这条副线却得以幸免了。 就象那些迎合游客需要的景区景点,把绝大部分游客分流过去,因而能保留一些原始古朴的风景资源不被过度干扰。

翻山到了光头梁子,我们遇到当地一个回族村子的老乡在放牛,他背着老式的猎枪,我借来把玩一番。

当地人管这个叫铜炮枪,其实就是“砸炮枪” ,击发原理类似于老式的运动会发令枪。 这杆老枪很有些年头了,工艺还挺精致的。

这个就是“铜炮” ,用梅花形黄铜皮包着黄色炸药,其实就是引爆枪膛里的炸药的“底火” 。

 

后来我们回到城里,还专门上网搜寻了一下 Match Lock Rifle 、Flint Lock Rifle 和 Percussion Lock Rifle ,分别是火线击发 、火轮击发和砸炮击发三种老式滑膛枪。 正当我们想多了解一些老枪的知识,网页突然就被“和谐”了。我俩哭笑不得 —— 谁会上网学习鸦片战争时期的枪械知识来造反吗 ?再后来回到北京方知,“大庆”期间,超市里的菜刀全都下架不准买卖了...

Jason 和爱德相继返回北京,我却不愿意那么早回到那个“和谐帝都” ,于是从中甸乘车去德钦县茨中村看望老朋友 —— 五七。 藏民五七给我们当过两次“横跨三江”的马锅头。除了原来养的骡子“炯哥” ,他又新买了个好骡子,叫“花茨母” 。

自从新任司铎来了以后,茨中天主堂每晚都有宗教活动。

在五七家吃过晚饭,我谢绝了他的挽留,住在天主堂的客舍里。当晚无驴无游客,我一人乐得清静自在,在院落里听秋风虫鸣、江声 浩荡,恍若隔世。

新任司铎姚飞,从内蒙古过来任职,非常和气好客。

次日告别五七,带上了他自酿的红葡萄酒,说是让我把“心意”带给李爱德。

下一站的目的地是维西县康普乡。 距离康普街上5公里的麻哈洛村,遇到澜沧江对面的傈僳族小伙儿余翠华,溜索过江。

按照小余的指导,我也尝试了一把溜索过江,刺激又好玩! 九月份刚去了青海探访沧江之源,现在又在中游河段飞渡沧江,套用一句用烂了的流行句式 —— 有一种感觉,叫奇妙。

来康普的目的是再探塔城到康普的茶马古道。我们上次走的路线偏入了矿区,既难看又难走,这次我要独自探一段没有被破坏的马帮 路。

荞籽分两种,甜荞开红花,苦荞开黄花。滇黔两省,很多地方都种植荞籽,荞籽磨面做成粑粑,是很好的抗癌粗粮。

我从康普乡出发,往云岭大梁子方向攀山徒步。半道儿遇上了扎尼洛村的快乐老山民余金,他牵着骡子上山挖木香(一种中药),由 于深秋山上缺草,骡子上山时要背上自己的口粮 —— 玉米秸秆。

傈僳族山民余金70多岁,他从来没有赶过马帮,家里的骡子都是近途上山驮运农资。他亲手制作的傈僳砍刀古拙而考究,刀鞘用皮革 包裹。

山民的柴刀也是马帮生活用具之一,余金爽快地把他的宝贝转卖给我了。 我把柴刀安插在背包的侧袋里,试着练习了一番 —— 可以迅速地反手从背后抽出柴刀,而不需要卸下背包。 我们上山活动都尽量自备安全的燃料,不喜欢也不愿意示范什么“野外生存”的玩法。除非必要或紧急情况,不会拿着柴刀去砍植物 。

这一路上真是美景满目。上山后,第一天的营地扎在这巨大的塔峰脚下。

暮色中的“夏娜措巴”(傈僳语)塔峰。

塔峰下方就是澜沧江峡谷。

离开营地,翻越了云岭高处,路过“黑不花”(傈僳语)海子。

“瓦大抓抓” (傈僳语)营地。

这趟上山,帐篷用的是 ASI DESIGN 的单人无底 A 塔,仅重250克。在温和天气条件下露营,我就把 A 塔的两个门都敞开,出入自由 ,空间更大。 夜间也是这么敞开门睡的。这样睡觉不憋闷,而且便于观察帐外的异常动静 —— 独自在荒野露营,敞开帐篷睡觉反而觉得更踏实( 当然,天气得好)。 Sea to Summit 的轻型雨伞,其实是可以用来作为天幕配件( Shelter Accessories )的装备。比如,我可以把雨伞架在帐门开衩的 地方,给厨房挡风,那就不需要另外携带一只挡风板了。

特百惠的小器具也是我喜爱的小装备。功夫熊猫密封盒子,除了装酥油,也用来装泡好的普洱茶水 —— 不在乎串味儿了,咱老山民 在野外的吃喝也可以是粗线条的。

Osprey 的新款“气流”50升背包,适用于较轻量的装载,是 Osprey 轻量级背包中,背负系统带有通风设计的一款。

上山的“双拐” ,依然是 MSR 碳纤维手杖。我一般用细橡筋绳圈缠在手柄上,如需捆扎或固定什么东西,可以派上用场。团队活动 中,这样的小措施也可以区分装备,不至于彼此拿错了家伙。
 

Osprey 相机包,可插挂在背包肩带上。也可以这么横挎在腰间,用一只固定在背包肩带上的小号钩环,勾住一股背带,走路的时候相 机包就不会甩动。

行走在横跨三江的马帮路上,天戴其苍,地履其黄。每年深秋独自探路的时候,总是那么享受,那么怡然自得。

下山后,经过一个傈僳族村庄,村子里骡马很多。傈僳小伙子余小为。牵着他家骡子上山驮“松毛”(落地的松针,可以当厩肥) 。 这匹健壮的大骡子,无论毛色还是眼神儿,都很象07年我们买的“长征骡子” 沙吉玛。

另外一趟探路徒步是在千湖山牛场。在山上遇到了一位来自小中甸镇团结村的藏族老倌,他汉名叫白玉强,藏民叫查古加。 查古加年轻时当过兵,复原后在丽江束河村做过皮匠。年逾七旬的他还在坚持马帮传统 —— 牵着自家的马,驮着两箱酥油从小中甸 翻山越岭去丽江贩卖。1公斤上好的牦牛酥油最低卖价50元钱,这一趟贩运估计能赚个5、6百块钱。 腰间锃亮的藏刀、马驮子上的皮革箱子和藏毯、赶马老人的刚毅神情 —— 分明是一幅“茶马古道”的活场景。

再回顾一下 —— “现代马锅头”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 (2007年深秋,一人牵马徒步12天的“单骑下金江”活动 )

生活在大理的法国朋友 Dani ,也曾经跟随我探访过茶马古道。

返回北京之前,我约了 Dani 再上苍山,来上一趟三天徒步、两夜露营的活动。

上山后第二天,我们来到一处僻静优美的露营地。

我把阁楼帐借给 Dani 用。

我自己用的是单人无底 A 塔,还有700克的“大白虫”睡袋。为了超轻而特别设计的“大白虫”没有帽兜,反正这个季节上山活动都 准备了头部保暖的 Wooly Hat 。 白色睡袋另类又漂亮,但弄脏了就很显眼,所以最好配合睡袋内衬(Sleeping Bag Liner )和露营袋(Bivi Sack) 一起使用。

特百惠的“小精灵”密封盒,我们用作威士忌酒杯。Dani 小的时候,就常听法国的大人们说“塑料餐具,只用特百惠” 。 如同露营睡垫,只用 Therm A Rest 一样。

喝了酒以后在黄昏中漫步,潭水一般静谧的营地是如此怡人。 静谧之于我,并不难得,但它始终是我野外活动中所追求的东西。

有一盏小小的汽灯,就可以在月色下面拍摄出“帐篷灯笼”的效果了。

离开云南之前的最后一次徒步是在沙溪。镇子上已经开始要收门票了,更多的客栈即将开张,更多的游客要扰乱这里的古朴和清幽。 还是到偏僻一些的段家登魁星阁住“包场客栈”要爽得多。

从甸南镇到沙溪的徒步一天即可完成。装备可以准备得轻便而简单,一只18公升的Osprey 云层小背包,内装单人版的茶煲和炉头、一 只半满的气罐、一顿午餐、两只水果。 单日徒步,还是要准备轻便的保暖衣物,和一只头灯,以策安全。

午餐主要是一份牛肉蔬菜汤,是脱水的包装汤料,用沸水冲开再微火炖煮。

忘了带挡风板了,就把背包侧倒着来挡风。MSR 的单人版钛合金茶煲,可以装得下一只折叠炉头和一只气罐。 一包汤料实际可供两人食用,把它烹得浓稠一些全吃了,走到了晚饭的时候都不觉得饿。 从甸南到沙溪,我避开柏油公路,穿行在山岭之间,享受着深秋时节温暖的阳光,享受着一个人的茶马古道...


 

 
Copyright 2006- 2014,ASI Design,All Rights Reserved. www.ChinaUL.net  京ICP备14043377号  
首页 产品问答 本站装备 装备欣赏 精品文库 实景展示 关于我们 装备论坛